mimizubu...

比较废的高中狗。。(竟然已经高中了吗!)

鹤丸国永的刀生自述

愿你走出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

※鹤丸国永第一人称
※历史向
※一个婶婶的yy。

我是五条家的代表作,最优秀的太刀之一,鹤丸国永。

刀身细长而窄,锋偏小。出生时,大家也都吓了一跳呢。

我的刀鞘的刀柄同样是以白色为主,镶着鎏金色的边和锁链,刀装上饰有龙胆的花纹。看得出来五条国永对我的疼爱了。一身洁白而高贵的装扮,也稍微有点点像鹤了吧?

初期我来到了平维茂家做实战用,几经辗转,大约在镰仓中期来到安达家,成为安达贞泰也就是当时的秋田城介的实战刀。对于刀剑来说,那是一段非常荣耀而快乐的时光,虽然时常易主,但我随当时的主人穿梭在刀光剑影中,砍杀敌人,沐浴鲜血且乐此不疲。因为在腥风血雨中的我,才真正像鹤。

可是好景不长,在霜月骚动中,安达氏被灭,我也因此变成了陪葬品,一同随主人安眠在混沌的黑暗中。

脱离战乱的我似乎生活密不透风的黑匣子里,阴暗潮湿的地下充斥着令人致郁的气息,飞驰的马蹄声,刀剑碰撞互相激起的昂扬的火花,却也能是梦里的残影罢了。

阴冷,腐臭,寂静,绝望——这便是“死”吧?

时间慢慢流逝,我也便渐渐想开了,同主人长眠在地下,也许一种不错的方式。无论是自己喜欢还是讨厌的生活,一样是要过去的。或许从这个时候开始,我的心态便与初出茅庐时的我有些不一样了吧。

令人厌烦的是,有的人竟为了得到我,专门将我从坟墓里挖出,我颠沛流离的生活也从此开始了……

接着便被织田信长赐予明智光秀的家臣,御牧景则。战争一直在继续,随着景则之子信景败于关原之战,御牧一家没落,我辗转诸家,原本可以驰聘战场的我变成了满足人们虚荣心的战利品,被他们用精心准备的刀架小心翼翼地盛起来,擦亮磨光,放在台面上当做装饰。

时境变迁,潮起潮落,岁月也如白驹过隙般的转瞬即逝。当时的我已被神社的人供奉起来。蓦然回首,已是百年过去了……期间经历的战乱也数不胜数,曾经我以刀尖上敌人未凉透的鲜血引以为傲,只是单纯的享受斩杀敌人所带来的快感。但,在看见因杀伐痛苦,流离失所的百姓们的时候,就不是那么回事了。我应该为他们去战斗,而不是呆在这个烟雾缭绕的地方颓唐度日。

之后的故事也是一样的平淡如水,我被人从神社中取出,来到了伊达家,也总算是定居下来了,成为伊达家代代相传的宝刀,与之前不同,过着相对安逸舒适的生活。

直到明治天皇行幸仙台时,伊达家将我献上给明治天皇,成为了皇室御物。我一直在等待着刀出鞘的那一天。

接着的故事,就是我和本丸的大家了。

不过这并不代表我安于平凡,生活还是需要惊吓的,要不然就和死了没什么区别。毕竟来到了本丸,拥有了肉身,那当然要给大家带来惊吓的。

只是,在漫长岁月的涤荡中,历经了风霜变故,看淡了世事浮沉,也不至于满目疮痍。我所有的锐利,应该是为了“守护”而存在的;我的刀尖所指向的,应该是那些罪恶的头颅。

现在,主人,我为您而战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用一个同好对鹤丸的评价,“我不惧怕明日,因我已饱览过往,且热爱当前。”作为一个平安时期的老头子,经历了许多事情,却还表现得像天真未褪的少年。

他总是充满阳光,喜欢做一些逗人开心事,关键时候又能坚定洗练地挥舞刀剑保护米娜,好像在他身后,就能永远看到美好一样。。

看到过很多关于鹤丸的评价,真的又骄傲又心疼。还有那句:

“愿你走出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”

哎呀呀(ಥ_ಥ),总之能被鹤丸守护着,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

中间有许多细节还是没详细写,写了个大概,如果有纰漏的地方,请小天使们指出,谢谢!qaq.

能喜欢上鹤丸,真的太好了。\(//∇//)\